将一分不少地还钱
2020-01-12 21:4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核心提示|驻马店市驿城区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,多年前向每个学生的家长借钱,连借了4年。如今,借款有的20多年了,有的近20年了,学校还是不还钱。

“今年秋季开学,我才来当校长。”15日中午,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的刘校长电话联系说,“此事给镇中心学校领导汇报了,给镇里分管教育的孟副镇长和驿城区教育局也汇报了,他们都很重视,将尽快偿还欠款。”

孙长青说,儿子初中毕业后,考上了名牌高中,随后又考上了郑大。“对学校,我们充满感激,但借钱不还,心里又很纠结。”

“学校的做法,颠覆了‘欠债还钱’这个理儿,没法教育下一代。”35岁的孙可说,“1994年至1997年,我在那里读初中,学校每年向俺爹娘借钱。因为是学校借钱,爹娘从没说过‘不’。”

“相关部门开始着手澄清账底儿了。”9月16日,诸市镇多位村民欣喜地给记者打电话说。(记者李钊通讯员李凯文图)

“学校当年打给我们的借条,因时间太久了,盖房子、搬家弄丢了。”在人马庄村,记者粗略统计发现,弄丢借条的家长,有20多位。

“向学生家长借的钱,大都用在了给老师发工资上,每个学生交到学校的小麦、玉米和黄豆,学校卖后都用到了买课桌、板凳和学生寝室床铺上。”老教师们说,当年,向学生家长借钱时,学校讲得很明白:即学生初中一毕业,就还向他们家长借的钱,咋会到现在还没还?

当天上午,记者在该校没找到分管财务的张新华副校长。该校一位副校长和教务主任指着停有多辆轿车的操场说:“如今,学校和老师都不穷了。不过,校长换七八任了,当年打欠条的账,学校有可能没‘底’了。”

9月15日夜,驿城区教育局已有明确表态:待澄清了这笔向家长借款的账,将一分不少地还钱。

门卫感叹:上世纪90年代,诸市是遂平县的一个乡;老师的工资,由乡财政发放,不像现在是县财政统一划拨。“给老师发工资,乡里每年只拨10个月的;另外两个月没着落,没法子,只能向学生的家长借。”

“1994年至1997年,向学生家长连借了4年;借条,是每年5至8月份打的。”几位老教师插话说,除了向学生家长借钱外,还让每个学生交“勤工俭学粮食”。夏收,每个学生交小麦20至30斤;秋收,或交玉米,或交黄豆,每个学生也是二三十斤。

15日夜,驿城区教育局已有明确表态:待澄清了这笔向家长借款的账,将一分不少地还钱。“隔了那么多年,如果学校向家长借的钱还不还,哪还有诚信,如何办教育?”

在人马庄村,10多位村民拿出了当年的借条。借条,有的是所谓的借款“收据”,有的干脆就是在一纸片上打的白条,上面都盖有学校的财务专用印章。

说话间,56岁的村民孙长青手持借条赶来。借条显示:“1994年7月17日,借孙奎(孙长青的长子)100元。”

“不还钱的赖账户,竟然是学校!”家长们痛心地说:这些年来,去学校无数趟了,一直未果。

9月15日一早,记者驱车刚驶进诸市镇,采访车便被人马庄村的村民拦了下来。

“借钱长年不还的赖账户,竟然是孩子当年上初中的学校——驿城区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。”连日来,诸市镇人马庄、蒋河、陈楼河等村的村民反映,为讨要当年的借款,去学校无数趟,腿都跑细了,一直要不来一分钱。

“诸市,以前是遂平县的一个乡。2001年年底,划归驿城区,随后又改为了镇。”陈楼河村村民介绍,诸市镇有13个村,共110个自然村;当年在第二初级中学上学的孩子,每年有五六百人。

“就是这笔账死了,也不会去法院状告学校。”蒋河村的几位村民说,自家的孩子,是在那里上的初中。“学校校长、班主任当年通过孩子向家长借钱时,都是拍着胸脯保证,孩子初中毕业之日,就是还款之时。如今20年过去了,一直不还这笔钱。我们讨要这笔借款,是在向学校讨要诚信,讨要说话算数。因为,孙子、孙女也快读初中了,还是那所学校。”

“1994年,向每个学生的家长借100块。1995年借70块,1996、1997年各借50块。”孙长青说,学校借钱,家长没有不掏的。家里实在困难的,卖猪、卖粮食、卖鸡蛋,也要把凑的钱一分不少地送到学校。

9月15日上午10时,记者赶到诸市镇第二初级中学。门卫室里的门卫和几位老教师,还原了当年的借款情景:“当年,学校没钱,穷得揭不开锅,是非常时期的无奈之举。”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dxxy.cn辽宁省朝阳市短淘矫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gdxxy.cn版权所有